马解,虹影 最新章节《天帝非要招我当女婿》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天帝非要招我当女婿

小说:都市

作者:却在云水间

简介:蜀中,神秘莫测的九鼎山,接连惊现诡谲万相,堪称造梦奇迹的古栈道是否就是最终的登仙之路?月亮升起,星河迷离,穿越遭遇重生,枯守偏逢杀戮!小人物为天帝之女所亲睐,踏上九死一生的历练之旅,一路风尘,惊险重重,最终战灭群魔,花好月圆……

角色:马解,虹影

天帝非要招我当女婿

《天帝非要招我当女婿》第1章 踏马古道的少年免费阅读

暮色苍茫。

习习凉风驱赶着林间的翠鸟,夕阳将尽。

峥嵘曲折的山间古道,一骑绝尘。

马,蹄不点地,流星般越丘跳涧,直入重岭。

马背之上,有一个浑身是血的少年。

神骏的白马已是快逾闪电,但少年却仍有不耐,竟接连不断杨鞭策马……

马蹄飞溅,蹄音激荡,静寂的幽谷,回声阵阵,不时有群鸟惊飞。

忽然,少年神色一凛,勒缰兀立。

绝隘的丛林中,一伙手持利刃的蒙面刀客来势汹汹。

他们环伺于少年的四面,更无任何言语交流,便挥刀奋斫。

这是第几拨了?

少年眉宇一挑,拔剑在手,骤起的青霜在暮色中飞射出炫彩的光芒!

花开花又谢,潮起潮未落。

只在须臾,风云变色,电闪雷鸣。

风中,叶落如雨。

万丈深渊之中,隐隐传来声声惨嚎。

少时,风平浪静,刀客已不知所踪,少年的剑尖却有鲜红的血缓缓滴落……

收起长剑,少年微微皱了皱眉。

此刻,在不远的丛林中,一双神秘的眼睛正一眨不眨地注视着他。

少年叹了口气,眼光忽然变得无比冷厉。

嗖!嗖!嗖!

三道白色的光华,流星一般,居然以极其刁钻的角度,分别射向他的头、咽还有胸口。

电光火石之间,他从马背冲天而起,并顺手抽出长剑,在空中划出一道亮丽的弧线。

虹影四射,飞鸿点点。

啊!

丛林深处,一声惨绝人寰的厉叫之后,迅速重归静寂。

少年回落马上,策马依然。

他俊美的脸庞云淡风轻,好看的唇角依稀展露出鄙夷的哂笑。

哦赫赫!

踏马古道的少年忽然长啸一声。

天空飞来一只灿若云霞的翎羽。

“他还能坚持多久?”

少年问道,谁也不知道,他同谁说话。

“他没多少时间了!”

少年点点头,翎羽也瞬间消失在无尽的虚空。

咴!

马仰头嘶鸣,仿佛也心急如焚。

随即,它奋蹄而行,呼呼风声在少年耳旁掠过,两旁的树木幻成虚影,向后倒去……

一山又一山,一岭又一岭。

终于,在古道的一个路口,少年飞身下马。

树木掩映之下,有一座气势恢宏的二层木屋。

少年推门而入,跪于东厢床前。

“师父,徒儿回来了!”

卧塌之上,一位仙风道骨的老者闭目盘坐,涅槃一般,毫无动静。

少年一急,扑于塌上,欲试老者鼻息。

“南儿,回来就好!你放心,师父不见到你,是不会去的!”

老者忽然睁开眼睛,慈祥地笑道。

“师父是本界至尊,永远不会死!”

少年呢喃着,一脸崇敬地看着塌上的老者。

“傻小子,就算是神仙,也不可能与天地同寿啊!”

老者黯淡的眼睛忽然神光一闪,转瞬即逝。

“师父,驭光古剑已经取回,徒儿幸不辱命,请师父验看。”

少年取下背上青铜长剑,双手呈上。

老者连连摆手,正色道,“不必了!这本来就是要留给你的,我的时间有限,我们说说正事!”

“正事?还有什么事比师父生命重要?我们先去找……”

少年话未说完,便被老者厉声打断。

“住口!凡事自有天命,我何草云岂是贪生怕死之辈?江南,你且听清为师的话,莫要违逆便好……”

老者一反常态,声色俱厉。

少年一脸愕然,却默不作声。

咳咳咳!

老者仿佛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掩面咳嗽起来。

噗!

“师父,您吐血了,先别激动,缓缓再说。是徒儿不对!”

少年连声道歉,自责不已。

老者喘息良久,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见少年满眼赤诚,他才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说出一件仿佛尘封多年的旧事,之后便溘然长逝了。

名叫江南的少年,依照师父的遗嘱,含泪将其移入屋后的土丘。

那是师父测知大限将至,亲手为自己“量身定制”的埋骨之所。

合上土丘之下沉重的墓室石门,江南净手焚香、三跪九叩之后,转身上马离去。

重回古道,江南并不知道,身后的土丘之上,正立着一个窈窕的身影,面含玩味的神情,一直目送着他远去……

灵川古道,谁也不知起于何方,终于何地,通向哪里?

异界?星河?

江南也不知道,但他明白,前途将是更加莫测的旅程。

一路之上,雄关漫道,异兽灵物不计其数,邪崇魔妖浩如烟海,还有多如牛毛的悍匪强徒。

尤其是那些觊觎他驭光古剑的三教九流的所谓英雄豪杰。

即使他有三头六臂,也不敢确保能大难不死、逢凶化吉。

然而,师父遗命,他义无反顾。

“北有忘河语,山无圣者喧。曾闻兽负图,鲜见凤出川。”

江南并不明白师父的意思,只好顺着古道,一路向北骑行。

天之将晚,江南却到了一处人迹罕至之地。

本想饮马河边,不料却在河岸上隐隐传来一阵女子的呼救声。

江南循声而去,总算在一处很深的陡坡下找到那位女子。

女子斜卧坡下,一脸无助地抚摸着小腿,声嘶力竭。

想是匆忙之中有所疏忽,跌下坡去,还伤了腿。

江南沉吟片刻,遂取出一根袍带,撒成数片并结成长绳。

“姑娘!你将绳子绑在腰上,我拉你上来!”

女子依言而行,她双手无碍,动作也十分麻利。

江南总觉得哪里不对,但又说不出所以然。

救下女子,他瞬间犯难了。

女子伤势不重,但却不便行走。

如此荒郊野岭,她何以孤身于此,还受了伤?

“奴家也是偶经此地,见河水清澈,本想让马解解乏,谁知刚到河边,群鸟惊飞,马也受惊发狂,自己走了。奴家一时不察,在躲避中滚落坡下。呼号良久,方才遇到好心的公子!”

女子仿佛看出他的疑惑,主动解释起来。

说话间,天上飘来柔柔的雨丝。

“下雨了!姑娘意欲何往?若不嫌弃,我可送你一程,到了镇甸,再想办法!”

江南也不去看她,淡淡地问道。

“那麻烦公子了,奴家知道,前行十里,便有镇甸,奴家可在那里问医,然后……”

“好!那姑娘请上马吧!”

江南无意窥伺别人的行止,何况还是一位萍水相逢的妙龄女子?

他提绳凌空,将女子置于马背,竟没有触及女子分毫。

女子忽然俏脸泛红,微咬下唇,幽幽道,“那公子……怎么走?”

江南一征,他方才确实没想到这一层。

“无碍,我可牵马而行!”

河风送爽,雨润红枝,一股淡淡的幽香,令他心神一滞……

——

作者有话说:

原创文章,作者:却在云水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yqfa.net/xiaoshuo/822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